当前位置: 首页 > 研究探索
【字号:

中小企业园区主要模式

  中小企业园区模式按研究角度有不同的划分。依据园区内企业所处价值链的高低大致可分为多领域并重的高端技术园区模式、主导产业突出的上下游分工协作模式、主攻特定产业链某一环节模式、同类中小企业简单集群园区模式等。
  (一)多领域并重的高端技术园区模式
  以知名大学基础研究为依托,催生出大批活跃在世界科技前沿各个领域的富有活力的小型科技企业,园区企业核心任务明确,专注于各自擅长领域,先求强再求大。同时,这种知识密集型的学习型网络组织努力保持全球高科技领域领先地位,把园区的自主创新功能放在首位,同园区外其他关联企业联盟或合作,努力获取研发创意并将研究成果转化为商机。这种园区模式一般需要国家整体的科技经济实力作支撑。
  1、产业特色——针对高端技术,多领域并重
  园区大量中小企业产业领域分布不集中,往往涉及多个技术领域。这种园区模式类似于区域性或全球性研发中心,通过利用大学传统科学基础知识和研究机构应用创新优势,一方面从实验室衍生出高技术公司,另一方面努力加速科研成果商业化,引领区域或全球的产业走向。多领域并重的高端技术园区模式方便各企业对园区内基础科学、高端技术的资源共享、互通互动,致力于关键性高附加值、高技术的商业、经济活动,实现以高科技为核心的创新型增长方式。
  2.创新源动力——依托高等院校资源
  园区形成以高校研究机构为主导、企业研发机构和技术咨询机构并存的独特的产学研合作体系。其中,高校研究机构是园区高技术产业的源头,不仅创造了极具市场潜力的科研成果和应用技术,而且从大学实验室衍生出以技术为核心的公司,同时催生了园区以研发为主的产业,从而出现一系列园区技术提供者。如剑桥园区利用其科技和人才优势、凭借其在计算机、物理、生物等领域所具有的领先地位,在大学实验室支持下进行相关领域企业的技术孵化,园区内众多高技术公司都是因大学一项或多项科研成果而诞生,成为园区高技术产业发展的源动力。
  3.资金的提供者——积极发展风险投资业
  一个活跃的高端技术企业园区能否获得成功,某种程度上取决于是否建立有效的风险投资机制。高端技术企业园区多种风险投资类型并存:以投资高新技术产业中尚未成熟的企业或项目的金融资本、甚至投资于技术成果产业化前期阶段的种子资本等形式存在的风险资本投资;以大公司对未上市科技型中小企业进行权益投资形式存在的公司风险投资;以及以个人对具有巨大发展潜力的初创企业进行早期直接投资形式存在的天使投资等。风险投资在多层次资金提供的基础上,还利用自身资源帮助中小企业建立行销渠道、人际网络、领导队伍,并运用成熟的投资经验为企业提供咨询服务。如剑桥园区汇集了英国四分之一的风险资本,是英国风险资本和种子资本继伦敦之后第二大密集地区。
  (二)主导产业突出的上下游分工协作模式
  该模式的园区中小企业起初在政策引导下因某一特定产业聚集,初期主要从事特定产业链低附加值环节业务,随后通过研发活动延伸至该产业链上游,园区内形成完善的产业链垂直分工结构。这种模式出现的原因在于,由于市场进入以需求为主的阶段,产品差异化成为各产业发展的新趋势,用传统的标准化产品时代步入以定制为主的产品差异化时代,企业原先承担的综合职能分离,逐步转向专业化,大量专门从事产业链某一环节生产的公司涌现,产业垂直分工凸显。这种模式的中小企业园区起初抓住了产业链纵向延伸的时机,参与产业内分工协作与专业化生产,在主导产业价值链各环节实现垂直分工结构,通过加强基础研究和增加研发投入,逐步实现产业链向上延伸。
  1.产业特色——主导产业突出,产业链完备
  园区形成以某一产业为主体,上下游企业垂直分工协作,相互配合,园区内集产品研发、制造为主,并通过外购、外包实现原料、配件的采购以及产品销售。主导产业突出的上下游分工协作园区模式可以实现规模经济和分工专业化,利于企业获取市场动态、技术动向、同业竞争等方面的信息,同时通过企业改进工艺、提高效率、提供稳定产能,使园区产业拥有弹性、低成本、快速应变等竞争优势。此外,通过上下游企业互动增强企业灵活性,上游企业的研发设计、新工艺、新产品供下游企业生产制造推向市场,下游企业则可以将市场信息反馈与上游企业,便于提供创意、改进设计,最终实现园区内的“范围经济”。
  2.发展进程——目标明确,阶段推进
  根据园区筹建初期所提出的总体发展目标,因地制宜地适时调整园区发展定位。以台湾新竹为例,园区发展大体分三阶段实施:第一阶段,顺应国际半导体产业专业化发展与全球纵向分工的需要,在引进发展技术密集型工业所需的整套技术、人员、设备以及管理经验的前提下,利用自身禀赋优势,承接产业链中劳动密集型部分,园区内成立专业化晶圆代工企业,顺利将半导体产业链条延伸至岛内。第二阶段,实现产业链向高附加值端延伸,以扩展国际市场竞争力。园区在原有IC制造、IC封装测试等工序基础上,引导科研机构、高等院校对高技术产业所需工序进行重点突破,加速科研成果商业化。第三阶段,鼓励投资具有前瞻性发展潜力的高科技项目,实现园区产业升级与整体转型。将产业链高附加值端进行深度、广度延伸,一方面加大研发积极开拓世界领先科技,力争成为世界产业技术领先者,另一方面拓宽高技术产品线。如台湾新竹半导体企业台积电婉拒IBM技术转移,自行开发65纳米线宽IC芯片生产技术,该项技术突破让台积电一举跳跃3个技术世代,占据这项技术领先的位置。此外,新竹园区IC设计业在早期消费类IC产品的基础上,逐步实现消费、网络、通讯、信息构建等IC产品设计并存局面。
  3.创新机制——产学研互动,实现企业衍化
  园区内大学、科研机构以及企业形成共生互利关系。大学和研究机构,通过技术联合开发、或对授权进口技术吸收、消化,并在与企业的项目合作中实现科技成果商业化。大学为园区提供基础理论知识和应用研究,研究机构针对产业前沿性重大项目进行专项技术突破,通过自办衍生公司或以技术转移方式把创新成果带入产业界,并与企业形成长期联盟关系。如台湾新竹企业园区,工业技术研究院通过技术引进或自主研发形成成熟技术后,建立衍生公司以实现技术创新的产业化生产,将技术与人才一起转移到衍生公司,扶持了如“联电”、“台积电”等知名企业,并通过签订技术授权服务和智力支持协议保持研究院与企业的长期联盟关系。这种高校、研究机构与区域产业发展的强强联合在园区初始阶段尤为明显。
  4.政府角色定位——总体规划、系统实施
  以台湾新竹为代表的该类企业园区模式中地方政府的定位大致可概括为:总体规划、系统实施,并适时角色调整。园区筹建期,地方政府起主导作用,在明确园区远景规划及建园方针前提下,一方面投入大量资金用于园区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另一方面通过颁布一系列涉及税收、土地出租、贸易等多方面政策和条例、建立高效行政管理体系和完善的服务保障体系,着力打造“优惠、高效、便利”的企业园区,以吸引高科技公司在园区投资设厂。随着民间资本规模涌入园区,工业园区初具规模,地方政府主动削减作用,定位于公平、公正的秩序维护者,并引导园区企业向产业链高附加值端拓展,引领企业转型,采取方式包括通过设立研发奖励,为新成立企业提供创业投资基金;建立风险基金,为企业前沿技术攻关项目提供资金支持;组建研究院,研究开发具有前瞻性潜力技术并实现商业化。
  (三)主攻特定产业链某一环节模式
  随着国际垂直分工的发展,参与分工的各个国家和地区利用自身要素禀赋承接产业链不同环节,实现产品的专业化生产及全球资源的最佳配置。该模式主要包括以特定产业链高附加值业务为主模式和主攻特定产业价值链低端制造环节模式。这种园区模式虽仍以中小企业为主,但园区内不乏知名大型企业。如印度班加罗尔园区高技术企业达1560家,其中年销售额小于50万美元企业占比约48%,年销售额小于200万元企业占比约84%,同时园区内还聚集了印度本土知名公司Infosys、Wipro和Tata,以及摩托罗拉、戴尔、西门子等大型国际知名公司。
  1.产业特色——遵循产业分工,瞄准特定环节
  企业园区通过及时抓住国际分工条件下全球产业转移趋势,利用本土要素禀赋,承接并集中发展该产业特定环节。在国际分工中,由于发达经济体主要承接知识、资金密集度高的研发、高端制造环节,将技术含量低、资源密集型和劳动力密集型环节转移到发展中经济体。相应地,不同资源禀赋经济体为更广泛参与国际分工、承担特定产业链某一环节建立企业园区,园区内机制设计、要素资源、基础设施均围绕该产业链特定环节进行相应设置。如印度班加罗尔企业园区利用自身劳动密集优势,承接全球软件外包业务。虽然园区个别印度本土软件公司努力向价值链高端延伸,但总体而言,园区软件业集中在信息技术产业链劳动密集型相对低附加值环节。需要指出,主攻特定产业链某一环节园区模式可以充分发挥园区的比较优势,实现分工的专业化,深化发展。然而,对于处于产业链低端、维持低附加值运行的企业园区而言,在获取规模经济、深化分工的同时,容易产生路径依赖,面临被替代、受市场扰动大等潜在风险。
  2.社会网络——多方联系,紧密沟通
  该模式下的企业园区与外部缔结联系紧密的社会网络是由园区自身的产业特色决定的,由于园区仅承接产业链特定环节,与外部进行技术、产品、信息等多方面的紧密沟通必不可少。首先,园区作为整体需加强外部宣传以提高园区知名度,通过塑造园区专业化形象为实现更多商业往来奠定基础。其次,园区企业积极拓展海外客户,扩大产品市场占有率。再次,有效的中介服务组织对促进园区离岸市场的发展、保持园区产业链特定环节业务国际地位尤为重要。如印度班加罗尔企业园区,约五分之一企业有外资参与,或有外国公司在当地开展业务;园区软件外包产业与美国市场紧密接轨,克服国内市场容量小的制约;NASSCOM、ESC等非营利中介组织通过提供市场信息和产业数据、组织会员单位到海外等方式举办展会、帮助企业开拓海外市场等扮演园区与外部沟通的重要角色。
  (四)同类中小企业简单集群园区模式
  这种模式的中小企业园区一般是基于自身要素禀赋在某种特定条件下自发形成的,具有一定的历史偶然性。在这种模式下,园区内产业以传统手工业或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如纺织服装、五金制品等传统行业。由于该类产业技术简单且产业链条各环节附加值相差不明显,园区内企业仅是在空间上简单聚集,通过简单分工协作形成有机联系的专业市场网络。
  同类中小企业简单集聚园区模式,一方面通过对同类或类似生产要素需求形成要素市场,降低要素搜寻成本和采购成本;另一方面通过集聚形成规模经济,增强市场力量,便于产品营销,增加市场知名度和产品市场占有率。此外,这种模式还可以降低企业基础设施建设和服务的成本。但是,这种单一产业、单一产品结构的中小企业简单集聚模式由于市场结构简单,妨碍分工深化和产品差异化,同时企业普遍技术含量低,易产生路径依赖,面对外部经济环境和技术突变的适应能力较弱。
  
  
主办单位:科技部科技型中小企业技术创新基金管理中心     京ICP备1301930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532-2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二区甲18号 邮政编码:100045 电 话:010-88656100
基金管理中心 E-mail:innoweb@innofund.gov.cn